【据彭博社报道】:作为世界第一大香蕉出口国的厄瓜多尔是拉美地区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最深的国家,因为曾有受感染病患死在厄瓜多尔最大城市瓜亚基尔港口的街道上,疫情也从港口迅速蔓延到整个厄瓜多尔,导致港口出现物流困难、人员短缺、温度控制箱严重不足的问题,港口甚至一度暂停运作。
2019年度厄瓜多尔香蕉出口量为2000万吨,占全球三分之一。在原油价格暴跌之后,香蕉对厄瓜多尔的经济贡献再次提高。香蕉业在去年为厄瓜多尔带来32亿美元收入,占当地生产总额的3%。厄瓜多尔经济产业过于单一化,一旦香蕉产业出现任何问题,国家经济就会崩溃。
令人高兴的是香蕉种植园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受到牵连。事实上,疫情使香蕉销售量在欧盟大幅上升,因为香蕉一直被视为健康零食,所以在封锁期间很多市民都会买香蕉来提高免疫力。然而,销售额上升并没有为香蕉种植者或进口商带来利润。物流中断和各种防疫安全设备,使香蕉种植及运输成本提高。加上香蕉是全年高产水果,供应量一直十分充足,甚至出现滞销问题。香蕉生产商Orodelti总裁克莱伯.锡古恩扎(Kléber Sigüenza)表示,有30%小型生产商为了成功将香蕉售出而将40磅一盒香蕉的现货价格降至2-3美元。
图示:在厄瓜多尔米拉格罗(Milagro)的一个香蕉种植园里,每位工人都穿上了防护装备,并用消毒剂清洁香蕉表皮。

图示:在厄瓜多尔米拉格罗(Milagro)的一个香蕉种植园里,每位工人都穿上了防护装备,并用消毒剂清洁香蕉表皮。

但新型冠状病毒之外,另一种影响香蕉绝种的真菌 ── 黄叶病热带4号(Tropical Race 4, TR4)却在疯狂袭来。这种破坏性强大的真菌在1990 年代初期首次被发现于台湾的土壤样本中,长久以来一直被控制在东南亚和澳洲地区,后来传播到中东与非洲,去年年底更出现在拉丁美洲 ── 全球香蕉出口产业中心。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指TR4是所有植物病菌中最具破坏力的一种,一旦土壤感染上TR4,就没有消除的可能,只能放弃该片土地并将香蕉园移植到其他地方。TR4和新冠肺炎一样,并没有任何治疗方法,但香蕉种植园可以透过隔离方法来减慢TR4的传播能力。
为遏止全球香蕉面临的严重威胁,各国政府机构、民间企业积极研究方案。FAO去年10月时便宣布投入9,800万美元用于开发新品种并杜绝TR4扩散。今年2月,法国零售业巨头家乐福(Carrefour)用传统育种方法育成了抗香蕉叶斑病的新品种 ── 有机Pointe d’Or香蕉。目前已在法国家乐福贩卖。它的味道稍甜,号称拥有 “优雅的风味” ,但缺点是催熟时间短和成本贵。
为了防止真菌滋生,汉斯克新材料集团研发了Vital Protection (VP)系列产品,其中包括防蚊虫&真菌地膜及水果保护袋等。经南非农业科学研究所(ASC)实验证明VP能有效阻隔蚊虫、真菌。厄瓜多尔香蕉联会协调员胡安·乔斯·庞斯(Juan José Pons)指出香蕉种植园通过使用香蕉袋等隔离措施,可成功有效隔离TR4,他们也将考虑将这些隔离措施应用在对预防冠状病毒工作中!

经汉斯克VP防蚊处理的香蕉塑料保护袋;

汉斯克防蚊虫&真菌地膜-1

汉斯克防蚊虫&真菌地膜-2

 

世界上有上千种香蕉,但是商业香蕉种植园几乎只栽种一种营养系品种(Clonal variety),叫做香芽蕉(Cavendish);这些农作物有着完全相同的基因,意味着它们受到疾病感染的可能性是一样的。以限制基因多样性的方式栽种农作物──技术上称为 “单一品种栽培(monoculture)── 有助于便宜且高效率的商业农业活动和销售 。但也让食物系统在对抗疾病传播方面变得危险脆弱。简而言之,一旦全世界的香芽蕉都感染上TR4,香芽蕉就会绝种。(上世纪60年代,大麦克(Gros Michel)香蕉亦因为采用单一品种栽培技术,所以当大麦克感染上黄叶病热带1号(Tropical Race 1时,它就绝种了);

图:左:大麦克;右:香芽蕉;

同时,FAO专家也指出:这次香蕉产业危机对全世界来说是一个大灾难,但也在促进人类更多去思考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优化、提升整个香蕉产业链?就像COVID-19已改变了人类生活很多新的生产、消费方式,所以我们也应多关注危机中的积极信息!我们有信心共同携手,创造更安全的香蕉食品未来!